千亿目标地产,勒泰集团债务危机还在继续!

勒泰集团的债务危机还在继续。

8月11日,勒泰集团(00112.HK)公布公告称,中国工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请求法院对勒泰集团进行清盘以偿债的呈请,将于10月28日在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法庭聆讯。

据悉,7月5日勒泰集团就收到该笔债务的法定要求偿债书,勒泰集团应于偿债书送达后三星期内向银行支付近17亿港元本息。在勒泰集团无力支付的情况下,8月3日,中国工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请求法院对勒泰集团进行清盘以偿债。

债务雪球

几年前,当一系列以“勒泰”命名的城市综合体在中国华北、华东区域,以及美国、加拿大等海外地区落地之时,勒泰主席杨龙飞也被盛赞具有远见卓识。

彼时,勒泰提出了千亿计划,除了大本营河北,勒泰还将辽宁省、山西省、河南省、山东省、江苏省、广东省以及北京市等区域作为了一级投资重点区域。

大量投资背后,无疑需要巨额的资金支持。或许是高估了自身商业的兑现能力,勒泰集团的债务雪球越滚越大。

今年1月21日,勒泰集团就曾公告,一笔总额为1亿港元的票据偿还逾期,与票据持有人磋商展期未果后,票据持有人提出为针对该债项提供位于国内的物业作为抵押品。

4月20日,勒泰集团公布正与中铁城建商讨订立潜在债转股协议,通过将合共约3.9亿元的工程款债务资本化,将悉数及最终偿付该笔工程款债务,而中铁城建有权委派一名人士作为该公司董事。

紧接着4月24日,勒泰集团又收到来自Fantastic Stargaze Limited(FSL)的法定要求偿债书,要求偿还公司向FSL发行的优先票据债务项下未偿还金额合共约4.38亿港元。资料显示,FSL是中国华融海外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全资附属公司。

7月5日,勒泰集团公布,收到中国工商银行(亚洲)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银亚洲”)向该公司送达的法定要求偿债书,要求其于法定要求偿债书送达后三星期内向银行支付近17亿港元本息。逾期后,工银亚洲又于7月28日向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提交了呈请,请求法院对勒泰集团进行清盘以偿债。

实际上,这笔贷款已逾期近一年。此前勒泰集团曾公告,公司旗下一家直接全资附属公司作为借款方,曾向相关银行申请了一笔贷款。2019年9月6日,相关银行向香港特区高等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勒泰集团偿还贷款、相关利息及费用和支出,合计约15.4亿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勒泰投资集团还于2020年7月1日被石家庄市鹿泉区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案号(2020)冀0110执1491号,执行标的420万元。

偏重商业综合体

事实上,勒泰集团的债务危机与其发展策略不无关系。从零售业起步并站稳脚跟后,勒泰集团开始打造商业综合体。

资料显示,早在2011年3月,勒泰集团便与河北省11个地市签约超过30个城市综合体项目。

据勒泰集团官网信息显示,勒泰集团目前已建和在建项目有五个,分别位于石家庄、唐山、邯郸、唐山,以及一个位于大洛杉矶地区West Covina市的海外项目。另有三个正筹建项目,分别是保定勒泰中心、南京勒泰中心以及美国南加州勒泰中心。

据了解,仅在河北,石家庄勒泰中心投资53亿元,唐山勒泰中心投资80亿元,邯郸勒泰城投资50亿元,共计183亿元。

而其2019年年报显示,期内收益约11.1亿港元,毛利5.93亿港元,净利润1.37亿港元。这样的收益相对投资而言,显然杯水车薪。

其年报还显示,2019年勒泰集团的总负债185.45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净额约69.33亿元;而现金及银行结余约约1.28亿港元。

资料显示,邯郸勒泰为勒泰集团旗下大型混合用途综合体,涵盖区域购物中心、酒店、旅游设施及大型商业空间;石家庄勒泰中心为商用综合物业,包含大厦部分及购物商场部分;唐山勒泰城是集住宅单元、大型区域零售商场、酒店、商用办公楼、娱乐设施及运动设施为一体的大型综合体;唐山远洋城同为勒泰集团旗下的商用综合物业;只有勒泰家园为勒泰集团的纯住宅项目。

对于打造商业综合体,勒泰集团有着自己的态度。勒泰集团董事局主席杨龙飞首创并坚持“一城、一景、一地标”的独特发展模式,力求打造出与城市经济发展和规划相符的差异化城市综合体,错位经营。

在涉足商业地产之初,勒泰集团便确定了产权自持、统一经营、长期收租的经营模式。在被喻为”黄金时代”的房地产高增长时期,杨龙飞选择了一条颇具挑战的商业道路—持有式商业地产。

杨龙飞认为,商业地产的轻资产模式是一个悖论,产权分散的商业物业,没有统一的经营,就基本丧失了生命力。商业特色综合体要建立在持有产权物业的统一经营基础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