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亿拆借爆雷,92亿现金流都还不起,原董事长也被调查!

商场如战场,眼看着它高楼起,眼看着它宴宾客,眼看着它楼塌了已经是常态。也许,很多企业家站在时代的风口上,可以一飞冲天,但是在短短的一瞬间也能功亏一篑。2019年12月8日,新华联鸠兹古镇开业、开放仪式,中国旅游特色小镇发展大会上,傅军和前新华联总裁苏波共同出席了此次活动,谁也不会料到半个月之后,两个人就分道扬镳。

2019年12月23日晚,新华联发布公告称,苏波被免去董事长一职,并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傅军是苏波人生路上的伯乐,然而眼看着自己信任的合作伙伴因为贪污腐败而被捕,再加上公司陷入资金周转困难的困境,傅军的心一定百感交集。经受住考验,熬过去就赢了。”这是新华联控股实控人傅军,于2020年新年之际的致辞。这家去年首破千亿的企业,至今还无法走出资金困境。

今年5月5日,新华联发布公告称,公司的控股股东,新华联控股所持公司股份已经被司法轮候冻结,不仅是新华联,新华联控股旗下控股的多家上市公司股权已经被司法冻结甚至到了轮候冻结的地步,受到牵连的企业包括科达洁能、北京银行等等。这场债务危机起始于2019年12月。当时,新华联控股子公司没有及时偿还同业拆借的3亿元本息,因此被湖南出版财务公司进行依法诉讼。当然,向文旅市场的转型才是公司债务危机的导火索。

时间退回到2016年8月,为了进一步确定公司的发展目标,新华联发布公告表示,公司的名字将正式变更为“新华联文化旅游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这也意味着新华联将退出房地产行业,全力发展文旅产业。2017年11月,新华联确立了“古镇+”的文旅产业发展模式,在文旅市场大展拳脚信心十足。然而毋庸置疑的是,转型并非想象的那么容易,众所周知文旅项目开发所需的周期比较长、资金占用数额巨大、资金回笼比较缓慢。这一切所带来的后果,新华联都在默默承受着,时间久了公司就陷入资金周转不足和负债累累的状态。

2018年傅军的个人财富为270亿元,位列胡润榜第563位,而且根据数据显示,新华联的账面资金明明还有92.06亿元,那为啥还不起3亿的债务呢?新华联的流动负债已经超过流动资产,新华联的短期债务很早之前就达到了98.3亿元的水平,现金流只是一串数字而已,实际上新华联根本拿不出3亿,这点现金流在负债面前更是杯水车薪。

新华联公布了一季度的业绩报告,公司营业收入3.49亿元,同比下降61.1%。而且根据不完全统计,今年3月份至5月份,新华联有至少25.1亿元的债券未能在兑付期内进行兑付。对于文旅产业发展,无论傅军还是新华联,曾经都有一幅美好的商业蓝图,拥有核心景区,外围商铺和住宅外售。这样的“自持+销售”模式,既可以维持资金短期流转和收益,也能实现公司的长期战略发展。

不过,原董事长苏波被查,总裁急促更换,3亿拆借爆雷,数亿市值蒸发。新华联的连锁风暴来势汹汹,令人猝不及防。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却很骨感,毕竟从目前情况来看,新华联还有很长很艰难的一段路要走。


承兑汇票贴现,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承兑贴现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