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首超民企,房企违约率进一步提高

违约规模进一步增加、国企违约首次超过民企、房企违约率进一步提高——2021年上半年债券违约呈现继续蔓延的趋势。

国金证券研究所将上半年新增违约主体的原因总结为四个方面:

第一,公司内控薄弱,治理出现问题,如关联方资金占用、大额对外担保、大额应收账款等;

第二,盈利能力严重弱化,可能受行业景气度下降,行业政策等影响;

第三,过度激进投资,包括主业扩张及跨行业经营;

第四,再融资严重受阻,包括银行授信额度下降、资产被冻结等。

与以往发行人违约的原因相比,上半年违约主体的问题存在较大的共性,多数是在激进扩张的背景下,遭遇疫情冲击盈利能力大幅下滑,叠加内控薄弱,加速企业信用资质的恶化导致信用风险爆发,如海航系、协信远创和隆鑫控股等。

国企违约首次超过民企

2021年上半年,地方国有企业信用风险持续释放,新增违约主体占比首次超民营企业跃居首位。

根据联合资信数据统计,国有企业方面,2021年上半年,受海航系破产重整影响,国有企业违约家数和涉及到期违约金额达到历史新高点,新增违约发行人中,国有企业共12家,在新增违约主体总数的占比为66.67%,较2020年上半年(3家,23.08%)和2020年下半年(6家,35.29%)均大幅上升;其涉及到期违约金额约为530.20亿元,较2020年上半年(446.12亿元)和2020年下半年(241.47亿元)均有所上升。

房企违约率大幅增加

上半年债券违约另一个显著的特征是房企债券违约明显大幅增加。

根据国金证券研究所统计,2021年上半年地产债违约率为1.79%,较去年下半年大幅提升,创历史新高。去年下半年违约率仅为0.8%左右。此外,从规模来看,上半年房企债违约规模近300亿元左右,年下半年债违约规模为150亿元左右,增加了近一倍。

从性质上看,地产违约主体目前以民企为主。地产债违约数量不断增加,且违约企业规模不断扩大,逐渐向TOP50房企蔓延,表明随着地产融资政策不断收紧,发债主体的再融资压力加大,行业流动性紧张加剧。

自2020年三季度以来,多项房地产行业管控政策陆续实施,房地产行业融资持续收紧,信用风险加速释放。

2020年8月,人民银行推出《重点房地产企业资金监测和融资管理规则》,对房地产企业财务杠杆水平提出“三道红线”要求之后,房地产企业持续收缩融资规模,降低杠杆水平;

2020年12月,人民银行与银保监会联合发布《关于建立银行业金融机构房地产贷款集中度管理制度的通知》,对境内银行房地产贷款余额占比及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占比提出“两条红线”要求,约束金融机构对房地产企业的信贷供应。

2020年,泰禾集团、福建福晟等“高杠杆、高周转”模式的大型房地产企业发生违约。2021年以来,华夏幸福、重庆协信、蓝光发展等房地产企业发生实质性违约,房地产企业中短期内仍将面临极大的经营回款压力和再融资压力。

但考虑以下几点因素,预计信用违约高发的情况仍会延续:

第一,2021年下半年信用债到期回售规模为5.14万亿左右,与上半年基本持平,到期偿债压力仍大;

第二,民企内控问题严重,如大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挪用资金或违规担保、关联方占款高、战略规划激进等事项频繁发生,金融机构对民企仍保持规避态度;

第三,部分僵尸国企盈利及流动性问题突出,随着弱资质国企不断打破刚兑,且违约主体评级不断提升,优胜劣汰尾部出清或将成为常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