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年“爆雷”这一月:深圳项目被传停工,佛山又陷退出风波

  房地产似乎真的迎来寒冬。最近,关于花样年的讨论甚嚣尘上,其在深圳和佛山的在建项目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波折。

  位于深圳坪山的花样年旭辉好时光项目近日被爆“因资金问题导致停工” ,购买了该项目的业主在相关官方网站上留言求助,希望能得到相关部门的帮助。紧随其后,“花样年‘撤离’佛山”的消息也传出。

  不过,令人不解的是,深圳项目被曝停工的同时,该项目二期产品还取得了预售证并已进入认筹阶段。而关于停工和退出佛山,目前也是众说纷纭。

  深圳停工,佛山陷退出风波

  花样年的风波开始于10月4日,当天其宣布本金总额为5亿美元的2021年到期优先票据剩余未偿还本金约为2.0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亿元),根据规管2021年票据的契约,票据的所有未偿还本金均于2021年10月4日到期。花样年控股并未在该日付款。

  四天之后,花样年债券大跌,“18花样年”、“19花样02”皆出现盘中临停。复牌后,“19花样02”跌幅一度扩大至54%,触发盘中二次临时停牌。

  同日,花样年创始人曾宝宝在公司内部发了一封给全体员工的家书,“事情来了,不逃避;遇到问题,去解决……但花样年绝不躺平,实现保项目高品质交付保公司正常运营,此为花样年的底线。”

  从这份家书不难看出,花样年对顺利度过这次难关仍抱有期望。据了解,花样年在事件发生后就成立了应急小组,制定风险化解方案,以期尽快化解阶段性困境。

  关于花样年将以何种方式解决资金问题,曾有传言称“花样年已经退出佛山市场,合作的几个项目都已退出股份,以此收回资金好应对接下来的困难”。

  但向花样年集团求证得到的答复是:“花样年在佛山的项目均为合作项目,主要包括广雅院、云璟、三堂院、好时光四个。目前,仅云璟一个项目退出,原因是为补充公司现金流,具体退出时间是10月中旬。”

  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在佛山另外三个项目的股东名单中仍有花样年的身影,项目均处于正常合作流程,并不是网传的“已全部退出佛山”。其中一个与花样年合作开发项目的粤系房企发言人告诉,“与花样年正常合作中,股权方面没有变化”。

  不过,与佛山项目不同,花样年在深圳的项目似乎遇到了不小的麻烦。10月26 日、28日两天,在官方网站“领导留言板”上,接连出现关于花样年深圳坪山好时光项目的业主求助留言。

  其中,26日有一则留言表示,坪山花样年旭辉好时光04地块项目建设于10月初就停工,施工班组已经搬离。与此同时,开发商告知项目无建设资金,已经被违规挪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近期拿证入市的03地块销售回款搭救。但这则留言很快就被删除,网站上已经无法查看。

  10月28日上午,又有市民留言,大致与上一则留言相近,而措辞较为中立、克制,文中反映了花样年旭辉好时光项目04地块项目监管资金被挪用,建设进度严重滞后,04地块建设全面停工,相关单位对项目的现场勘察回复与实际情况不符。

  致电项目售楼处,得到的回复是“项目正常建设中,10月初仅因为台风天气停工几天,很快便恢复施工,并不存在项目停工一说。”并表示,04地块的业主是想尽快收房,并不是项目真的出现问题。

  而实地走访发现,坪山好时光项目确实处于停工状态,并且03和04两个地块的建设都处于暂停阶段。项目有关人员向表示,“(项目)已经停工十几天了,03(地块)、04(地块)都停了”,原因是开发商没有向施工方支付应付的款项。

  被问及停工是否会影响到2023年的交付,该项目有关人员表示:“绝对不会(影响),可以放心买,只要工程款下来就开工,不会影响之后的交付。”

  而花样年集团方面则向表示,“本项目的财务由项目公司独立管理,花样年集团阶段性的流动性紧张不影响项目的正常运营……03地块预售款的监管期限,从预售款进入监管账户起至项目竣工验收、所有工程依约结算完毕止。”

  三大评级机构接连降级

  在自爆违约之前,花样年似乎一切都还正常。

  今年上半年,花样年实现收入109.52亿元,同比增长18.5%。其中,毛利22.77亿元,同比减少26.75%;归属股东净利润1.53亿元,同比增长58.7%。另外,截至6月30日,花样年的银行结余及现金总额约315.83亿元,与去年底相比上升10.3%;净负债比率则由去年底的75%微降至74.8%。

  整体来看,花样年上半年的情况并无太多异常,年初公司立下的600亿元年度销售目标,如果下半年加大推盘,还是有机会在年底完成。只不过,一直以常规状态示人的花样年,在9月底发生了转折。

  9月28日晚间,碧桂园公告称以约33亿元收购彩生活旗下核心平台邻里乐100%股权。并且已向彩生活支付了第一期的款项约人民币23亿元,给彩生活提供了总额约7亿人民币的短期贷款,贷款起止时间为9月30日至10月4日,这恰好是花样年美元债到期的时间。

  但10月4日花样年并没有如期支付美元债,令人不解的是,此时花样年的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非受限)共有271.78亿元(截至2021年6月末,花样年控股流动负债有496.33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短期负债有195.45亿元),却没有“能力”偿还2.06亿美元(约14亿元人民币)的债务。

  标普表示,尽管花样年控股报告称公司手头有充足的现金,但未能偿付债券本金凸显了其流动性紧张局面。因未能偿付债券本金,标普将花样年控股(Fantasia Holdings Group Co.,Limited)的长期发行人信用评级由“CCC”下调至“SD”(选择性违约),将该公司2021年10月4日到期的高级无抵押票据长期发行评级由“CCC”下调至“D”。

  不止标普,国际其他两大国际评级机构轮番下调了该公司的评级。穆迪报告称,将花样年控股的企业家族评级由“B3”下调至“Ca”,展望“负面”。穆迪还将花样年控股高级无抵押评级由“Caa1”下调至“C”。在评级下调前,上述评级均列于下调观察名单中。

  惠誉报告称,因花样年控股未能偿还于2021年10月4日到期的2.06亿美元高级票据,故将其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级(IDR)由“CCC-”下调至“RD”(限制性违约)。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