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斯诗减持金科股权还债:剩余资金或将继续支持公司发展

1月23日晚间,渝系房企金科股份公告称,实控人黄红云之女黄斯诗1月19-21日已通过二级市场以集中竞价方式减持部分公司股份,3日内合计套现约4.14亿元。

公告显示,黄斯诗减持价格区间为4.96-5.59元/股,累计减持7794万股,占企业已发行股本的1.46%。减持后,黄斯诗持有股份剩余4565万股,占总股本0.85%。

不过,金科在公告中对于减持原因做出了解释:既非不看好金科发展,也非不支持管理层管理,而是为了偿还个人到期债务。

黄斯诗表示,所持金科股份的股票是通过金融机构融资的方式在二级市场增持买入,相关融资资金将于2022年1-2月陆续到期,故其于近日通过减持股票来归还金融机构到期融资。

其持续看好金科股份的发展,持续支持金科股份管理层的管理,本次减持所得资金在归还金融机构融资后,剩余部分资金计划未来一年内将根据自身现金流安排和公司需要继续支持上市公司发展(在履行必要的审议和信息披露程序前提下)。

黄红云地位不变

值得一提的是,公告特别提及,股东黄斯诗不属于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本次股份减持不会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化,不会对公司治理结构及持续经营产生影响。

1月15日,金科股份发布《关于股东权益变动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股东陶虹遐及黄斯诗与公司实际控制人黄红云解除一致行动关系。

对于黄斯诗与其父解除一致行动关系的原因,金科表示,黄斯诗多年未在金科股份任职,且不参与金科股份的生产经营活动,其与黄红云已不具备保持一致行动关系的条件。为了便于各自更清晰地独立表达作为股东的真实意愿,进一步理顺金科股份的公司治理结构,提高公司的决策效率,同时此前签订的《一致行动协议》有效期限已届满,其将与黄红云解除一致行动关系。

解除后,黄红云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股份降至9.7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仅为18.22%。这使得黄红云瞬间处于不利境地,甚至一度有不少“实控人地位不保”的传闻。

不过,在资本市场运筹帷幄多年的黄红云显然早有后手。

在与妻女解除行动关系之前,黄红云就与同样位居前十的其他几位股东金科控股、红星家具集团以及红星家具控股的广东弘敏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签订了《一致行动协议》,约定当黄红云对金科股份实际可支配表决权的股份数量少于或等于约9.73亿股,或黄红云实际可支配表决权的股份比例小于等于18.228%后,该《一致行动协议》立即生效。

因此,在权益变动之后,抱上了红星集团大腿的黄红云实控人地位并未改变,上述四方合计持有金科股份的股份将达到15.68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36%,接近30%的要约收购底线。

尽管事态进展都在黄红云的掌控之中,但这一变动还是引发了深交所关注。

1月22日,深交所在对金科股份的关注函中,要求其说明黄斯诗与黄红云解除一致行动关系的依据是否充分,目前是否生效,相关事项是否触发股东要约收购义务,是否存在通过解除一致行动关系规避股东要约收购义务的情形。

同时,深交所要求金科补充披露红星家具集团、广东弘敏的股权架构,说明其与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监高是否存在关联关系。

截至目前,金科股份尚未对此问询函作出回复。

金科实控人之争

值得注意的是,黄红云与女儿黄斯诗的一致行动关系破裂,只是其与陶虹遐离婚和财产分割漫长过程中的一段“插曲”。

早在2017年,黄红云便与前期陶虹遐离婚。但彼时,为抵御融创对金科股份控制权的争夺,黄红云与陶虹遐决定离婚后依旧“抱团取暖”,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即陶虹遐、黄斯诗同意成为黄红云一致行动人,提案权、表决权保持一致行动,没有条件和期限。

然而,感情既已破裂,时隔四年后,双方终因利益分割问题对簿公堂,一致行动关系自然也难以维系。

2021年7月,一份署名为陶虹遐的《致金科全体员工的公开信》将金科股份的股权之争暴露台前。

陶虹遐称,“自2017年3月我与黄红云离婚以来,其百般拖延办理金科金控的股权拆分,直至2021年6月28日上午,方才完成相关股权拆分过户。然而,同日下午黄红云操纵金科集团,直接免除了我兄弟陶国林和陶建的所有职务。”

因此,陶虹遐认为黄红云已单方面违背一致行动人协议条款,要求解除一致行动人协议,将独立行使其金科大股东的权益。

而就在夫妻双方明争暗斗之际,黄红云已经悄然引入“第三者”。彼时,金科股份透露,若黄红云实控人地位不保,有主要股东会将其持有的6%股权的表决权委托给黄红云,有效期为5年,以确保其实控人地位不失。

此事同样引来深交所问询,揭开谜底,上述“第三者”为股东广东弘敏,也就是红星集团的实控人车建兴。

截至目前,黄红云直接持有金科10.98%股权,通过金科控股间接持有7.24%股权;而车建兴通过红星家具集团持有上市公司0.09%股权,广东弘敏为红星家具集团控股子公司,持有金科11.05%股权。

两者联合之后,黄红云可行使控股权仍旧接近30%,和与陶虹遐关系破裂之前相差无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