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行资管新规,机构市场化处置能力建设是更大的负责

7月14日晚间,银保监会官网再度重磅发声,点名直指资管新规和理财新规执行不到位,有机构存在观望心态、业务整改计划不到位。监管层态度明显,即严防有关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业务风险死灰复燃。

虽然进入7月份,股基市场两头热,貌似一时间进入了“人人有钱赚”的美好时刻。在火爆的股票市场门外,银行和非银金融机构动作看似平淡,但实际“暗流涌动”,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双底线思维一以贯之。

细数看2020年金融市场,已被多件大事纷扰,接近500亿的安信信托黑洞,银行理财破净的囧境,惊魂未定的原油宝投资人,假黄金融资案等等。如果说当前的痛对未来中国金融和财富管理行业能有什么帮助的话,那就是积极主动推动转型发展;严禁多层嵌套投资、资金空转;正确、理性、成熟的处置化业绩未达预期的并购和夹层基金项目,相信市场化和法制化。

2020年7月,央行发布资管新规坚定实施的声明,相信市场化和法制化。“金融消费者自身也要充分认识到影子银行和交叉金融产品的复杂性、风险性,增强风险意识、自身责任意识和法治意识,做到理性投资、恪守契约、依法维权。”银保监会有关负责人称,投资过程中要坚持“自主决定、自担风险”的投资原则,不能抱有只负盈、不负亏的心态。

监管的态度 强调市场化、法治化

7月10日,在央行举行的2020年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新闻发布会上,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表示,近期四川信托、安信信托风险处置案例,相关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正在研究方案,人民银行也在紧密配合。

孙天琦表示:第一,要坚持市场化、法治化的原则,压实相关金融机构和相关股东的主体责任;第二,依法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保护这些投资者的知情权、公平选择权、财产安全权、求得赔偿权等合法权益;第三,加强投资者教育,帮助投资者树立“收益自享、风险自担”的风险责任意识,准确评估自己的风险承担能力,产品处理上,要严肃市场纪律,防止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第四,对监管部门而言要举一反三,加强金融业行为监管体系的构建,规范类似产品的销售行为,杜绝欺诈误导投资者,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背后是对“资管新规”的坚决贯彻,对于违法违规行为比如安信信托涉及500亿窟窿的股东自融与关联交易的零容忍;对于投资者的合法保护及投资者教育的加强,“准确评估自己的风险承担能力“和“收益自享、风险自担”的风险责任意识落位。

周期尾部风险加剧 经济趋势下的“风控”之殇

在过去几百年历史里,金融系统性风险的发生频率很高,黑天鹅事件层出不穷。几乎每8-10年就会来一次所谓的经济危机,危机或大或小而已。而且,每次构成经济衰退的原因都无法预测,每次经济危机都会带来金融机构崩盘的可能,逆势而上艰难。市场不景气的条件下风控技术再牛,也无法完全对抗系统性风险。金融机构在此背景下艰难求存,风控技术胜利确实发挥了用处。

譬如银行业金融机构,其实本质是存贷的中间主体,它是唯一可以向公众吸收储蓄的金融机构,利用吸收的储蓄,可以进行贷款投放,赚取中间利差。另外一类是非银行金融机构,如投资银行、信托公司、证券公司等等,盈利模式一种是代理,一种是自营。代理业务本身不承担风险,赚取的是无风险的服务费。但在中国,因为非银机构过往大量的资金池和期限错配,甚至是自融,一旦暴雷就不是单个产品的问题,而是全军覆没,需要国家队入场托底。

但在资管新规的约束下,刚兑被打破,多层嵌套业务被压制,影子银行、非标资金业务池都是打击对象。再回到过去大搞表外业务、以钱炒钱、制造金融乱象已经不可能了。

举个银行的例子,理财产品正在向净值化转型,将逐渐过渡为不保本产品。仅2020年上半年,招行及其旗下的招银理财50只产品中,至少有十余支产品跌破净值,投资人本金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亏损。虽然相信长期来看,净亏损的概率不大,但是也是实实在在的打破了大家对“银行保本”的固化概念,一切理财投资都是市场化行为。

再如三方财富行业的上市公司诺亚财富,日前也卷入信邦并购案。在专业金融领域,并购类夹层基金因其结构化的属性,从投资期限和预期收益率测算的角度,符合类固收产品的特点,类固收是收益类型的划分体系。但是在风险等级上为R5级高风险。这就显示了此类固收产品不等于低风险产品,更不意味着保本保息,准确评估自己的风险承担能力至关重要,资管产品底层挂钩股票价格,有涨有跌。

市场化处置能力或许是比刚兑更大的负责

7月7日,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理事长吴晓灵指出:“多年以来,监管机构、金融机构和政府部门对打破刚兑是有共识的,但是在不同的条件下,有的时候考虑到社会维稳的情况,也会做一些妥协。但我认为,妥协的结果是拿钱来买病,只能够推迟和掩盖风险,会酿成更大的系统性风险。当年人民银行处置德隆系风险的时候,对产品打了9折,让投资者吃了点亏,后来处置金信信托风险时直接打了5折。如果我们不坚持就会损失的更多。风险自担是金融业的基本规则,不然在国有金融机构为主的情况下,刚性兑付背后就是国家隐形担保,容易使金融问题财政化。如今资管行业风险频发,财政资金也愈加困难,各方打破刚兑的意愿均逐渐增强。现在需要让客户逐渐适应这个过程,而不是往回走-回到刚性兑付,重新制造巨大的道德风险。”

市场化的含义,一方面是投资人要成熟理性,接受和适应风险自担、不刚兑的投资环境,准确评估自身的风险承受能力,赚能赚的钱,卖者尽责,买者自负;另一方面,管理机构也必须勤勉尽责、理性的、专业的、负责任的处置风险项目,并且在处置过程中体现市场精神和法治精神;同时监管也一直在坚持规则和边界,用市场化和法制化的方式解决问题。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