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皓:对金融业的监管要求,要更高于实体产业部门

金融科技、金融创新非技术方面的安全问题,其实有一个社会安全、经济安全,甚至是国家安全的问题,为什么呢?

金融科技监管方面的安全,是几年前就应该重视的问题。如果一个金融科技的业态,发展成一个占有主导地位的支付平台,就具备了金融市场上基础设施的形态,金融基础设施在任何国家都是被严格监管的对象。比如说纽交所,就是美联储和证监会一直监管的对象;比如说上交所,就是央行和证监会监管的重要对象。如果一个支付平台,具备了占主导地位的基础设施地位,它就应该受到监管,这不是现在,而是若干年前就应该发生的事情。金融监管风险、金融监管安全的第一条就是基础设施的问题。

科技企业金融监管问题,会涉及到所谓的市场占有率的问题,或者叫垄断的问题。在金融行业,什么样的标准可以被理解为垄断呢?不是二取一,也不是三取一。在美国的银行业储蓄市场上,任何一家机构不允许超过10%的储蓄市场占有率。在另外一种业态,比如说支付平台,超过10%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门槛。所以,因为金融行业的特殊性,它对竞争和垄断的要求,监管的要求,更高于实体产业的部门。

金融科技非技术性的安全,是违反经济规律的安全问题。我们国家现在六千多家P2P已经完全清零了。为什么会清零?因为在无风险的利率只有2%、3%的情况下,P2P担保7%的投资回报率,一个平台交易机构怎么能保证7%或者是更高的收益率呢?最后就只会是卷钱逃跑的风险。所以,不吻合经济规律的金融科技业态是不安全的。

还有一个违反经济规律的金融科技不安全的例子。在普惠金融领域,给收入风险比较高、没有偿付能力的人过度贷款。这是抢夺性贷款。信用不高的人,贷款的利率应该是比较高,一般是承受不起欺诈性贷款。虚伪地给他很低的利率,如果拿到以后他还不上,又惩罚性地给予很高的利率,这不是普惠金融。违反经济规律的金融创新业态是不安全的,也是不可能持续的。

金融科技创新还带来收入不平等的问题和社会安全的问题。在美国,过去十几年金融科技发展非常快,但是全民收入的中位数不仅没有上升,反而下降了,社会的不平等在加剧,失业和底层收入的人的收入下降,所以才会出现一些民粹主义的潮流。这是非常具有警示的例子,在科技进步、金融科技创新的条件下,精英阶层,或者说大部分人得到技术创新好处的时候,国家不能忽略金融创新的弱势群体。所以我们要警惕在金融科技进步的时候,弱势群体分享不到这种进步的成果,由此所带来的社会收入不平等加剧以及社会不安定的问题,避免出现美国2016年到2020年的状况。

总之,我们要特别强调科技创新、金融安全在监管方面的风险,在收入不平等方面的风险,以及在经济行为是否违反经济规律方面的风险。


承兑汇票贴现,请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

承兑贴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