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老板与采购计划员“里应外合”,伪造材料骗取平安银行资金1亿元

近日,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一份文书显示,重庆的一位“煤老板”与其合作公司的采购计划员“里应外合”,采取虚构贷款事由,伪造申请贷款、银行承兑汇票资料和作废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等材料的手段,以其名下公司的名义先后二十一次骗取平安银行重庆分行资金共计1.0035亿元。至今,尚有2470.54万元贷款及承兑汇票未归还。

“以假乱真”的伪造材料为何能够屡次逃过银行的审查?犯罪分子究竟钻了什么空子?

夸大应收账款额度,虚构债权转让并质押给银行

2006年12月,重庆市德旺煤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德旺公司)成立,专门从事煤炭贸易活动。三年后,该案的被告人李某明出资收购了德旺公司,担任公司法人,系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从2012年6月开始,因资金周转需要,李某明利用德旺公司与岳阳林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林纸公司”)的煤炭销售关系,动起了歪脑筋。据悉,德旺公司对林纸公司存在应收账款,李某明在林纸公司不知晓的情况下,采取虚增、虚构应收账款项下的款项,并将应收账款转让、质押给原深圳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作为贷款质押担保的方法,以德旺公司购买煤炭为由向平安银行重庆分行申请贷款。

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2月,德旺公司与平安银行重庆分行签订了综合授信额度金额为1.2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合同》、《最高额质押担保合同》等协议。合同约定授信额度金额由德旺公司以其享有对林纸公司自2012年2月1日起形成的应收账款转让给平安银行重庆分行取得,其中敞口授信金额4000万元。

不过,因德旺公司对林纸公司的应收账款不足,并不符合平安银行重庆分行的贷款条件。李某明想到了林纸公司开具的那些作废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通过伪造的材料,故意夸大德旺公司对林纸公司的应收账款额度,并将该虚构的应收账款债权转让并质押给平安银行重庆分行。

“里应外合”逃过银行审查

作废的增值税专票是如何连同其他伪造材料“以假乱真”逃过银行的审查?

据了解,平安银行重庆分行在李某明每次贷款前,都需要前往林纸公司对上述应收账款进行确认或书面询证。为顺利骗取贷款,李某明私下勾结时任林纸公司热电事业部采购计划科计划员黎某,请求其在银行工作人员前来核实应收账款情况时配合签字、盖章,黎某表示同意。

此后,李某明便安排员工吴某将伪造的“岳阳林纸股份有限公司合同专用章(4)”及含有虚假的德旺公司对林纸公司的应收账款明细及结算单等电子资料的U盘送至黎某的办公室。同时,黎某将U盘内的上述资料拷贝至自己办公电脑,以便银行工作人员核查。

当平安银行重庆分行工作人员前往黎某的办公室进行对账时,黎某就在含有虚增金额的《应收账款转让通知确认函》、《应收账款转让询证函》等资料上签名,并加盖上述由李某明伪造的林纸公司合同专用章。银行工作人员离开后,负责德旺公司日常事务的吴某就将上述伪造的印章带走,并将黎某电脑中伪造的应收账款资料删除。

经查,2012年2月至2014年6月间,李某明采取同样的手段,采取虚构贷款事由、伪造申请贷款、银行承兑汇票资料、提供内容虚假的《应收账款转让通知确认函》和作废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等材料的手段,以德旺公司的名义先后二十一次从平安银行重庆分行贷款和获取银行承兑汇票共计1.0035亿元,其中2014年2月8日至6月25日的七笔贷款及承兑汇票逾期未归还。至今,德旺公司尚有2470.544537万元贷款及承兑汇票未归还。

最终,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李某明犯骗取贷款、票据承兑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万元。

监管要求加强真实性审查,严打虚假交易行为。

这背后暴露出企业存在的虚假交易、贸易融资真实性等一系列问题,也为行业和监管敲响了警钟。

去年7月,银保监会向各大银行、保险公司下发《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推动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指导意见》。《意见》指出,要坚持交易背景真实,严防虚假交易、虚构融资、非法获利现象。特别是加强真实性审查,银行业金融机构在开展供应链融资业务时,应对交易真实性和合理性进行尽职审核与专业判断。

风险分析

上述伪造材料,骗取银行资金的行为一定程度在利用银行业务链条的漏洞,商业银行需要完善业务流程,防范银行自身业务风险。这是由于银行自身内部流程方面,即商业银行业务流程缺失、设计不完善,或者没有被严格执行而引起的操作风险。同时,由于银行业务人员对票据的审查(真实性、合理性)并不到位,造成后续的资金损失,商业银行需要防范操作风险。操作风险来看,有下面几方面来源。

1、监管制度存在漏洞。主要表现在:一是监管制度不完善。公司治理结构相对较低,操作风险的管理较为分散,管理水平相对较低,客观上增加了发生操作风险可能性。二是外部环境不成熟。社会信用体系并不完善,信用观念淡薄,缺乏信用问题突出,阻碍操作风险的有效监管。三是监管技术相对较弱。在银行业监督操作风险中缺少计算机管理系统的应用。不能完全及时收集操作风险的识别、评估和监测数据、尚未建立完整的电子信息数据库,并且级别较低,操作风险信息系统建设滞后于商业银行的业务发展,对于管理操作风险,监管人员往往只凭借非现场数据和监管经验进行判断,系统无法实现自动化报告、科学化监测。

2、内部管理存在缺陷。操作风险涉及到金融机构的各个部门和各个岗位。但绝大多数金融机构都没有单独设立操作风险的管理部门。我国多数商业银行都将注意力集中在如何创造更大的经济效益上,而忽视了操作风险的内部管理。

3、对操作风险不够重视。在商业银行三大风险中,我国大多数银行重视市场风险和信用风险,对操作风险并关注不够,从对关于操作风险的研究著作以及法律制度上都能很明显的看出。然而在很多银行中,由于技术的不成熟和领导者的不重视,员工甚至领导层仍然认为操作风险只是日常操作性风险。所以导致了对操作风险疏于管理。在实际工作中,各级人员往往缺乏风险管理意识,忽视了防范操作风险存在的重要性。

4、人员综合素质偏低。一是认识不到位。绝大部分工作人员都没有认识到操作风险的严重性,认为只要严格执行规章制度和操作规程,就不会发生风险,即使发生风险,也不可能造成巨大财产损失。二是业务不到位。只注重传统业务,不注重创新业务;只注重单一业务,不注重综合业务。

风险防范
一、加强票据的审查

商业银行在在业务开展的过程中,除了业务的真实性审查方面,合法性、及时性也不能放松,坚持交易背景真实,严防虚假交易、虚构融资、非法获利现象。商业银行应加强对相关交易合同、增值税发票或普通发票的真实性审查,并可增验运输单据、出入库单据等真实经营状况确保相关票据反映的交易内容与企业经营范围以及相关单据内容的一致性。通过对已承兑、现商业汇票所附发票、单据等凭证原件正面加注的方式,防范虚假交易或相关资料的重复使用。严禁为票据业务量与其实际经营情况明显不符的企业办理承兑和贴现业务。

二、防范操作风险

(1) 构筑操作风险防范体系。

首先是制定操作流程,建立管理架构。其次是设立组织结构,建立管理部门。在系统中,构建合理的组织结构,以确保内部控制风险的效率。在水平上达到相互制约,在垂直上做到上下控制。应当改善商业银行风险管理组织结构,建立管理操作风险的专门部门或岗位,应按照操作风险的预防和管理要求,人事管理、科学评估、实时监控到实际操作风险管理范畴;业务管理活动的过程中,每个业务开发的详细过程,每个工作职责设置为不同的环境。不仅对预防和控制风险的操作人员有利,又能提供操作风险管理的基础和日常审计合规。

(2) 加强内部机构制度建设。首先是建立内部机构,加强风险防范。每个银行都应该根据自身实际建立自己的内部管理机构。内部管理包括对规章制度、职责行为、人员操行等的管理。可以进行分级管理,有利于管理的协调性。可以设置首席风险官,时刻监督报告银行风险情况,加强操作风险的防范。其次是建立审计部门,保证独立高效。审计部门是银行防范操作风险的第一道门槛。另外,审计部门在人员的配置上一定要高素质。审计是在防范操作风险中至为关键的一部分,配备高素质的人员是高效、准确的完成任务重要保证。最后是制定规章制度,建立奖惩制度。银行要建立严格的规章制度,可以建立奖惩制度,做到奖惩分明且责任到位。

(3) 加强操作风险管理意识。要想真正控制操作风险,就要从实际出发,真正加强对操作风险的防范意识、管理意识。这就要求高级管理人员要真正落实对操作风险的管理,而且要做到全面,要渗透到银行的每个部门。加强对业务人员的技能培训,增强人员在操作、管理等各方面的技能,从而提高员工的操作风险防范及管理意识。

(4)提高员工整体综合素质。加强道德教育,养成良好作风。进行员工培训,提高综合素质。开展以规范业务流程、提高岗位技能为主要方向的员工培训,积极多方面培养员工综合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